Volga-没有文力

最近没时间打游戏……

【信云】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月亮(上)

一个认真的学霸信x化学老师云

是个abo√

云妹怎么那么可爱啊x

赵云有一只小猫咪,抱回来的时候小小一只。

被喊做兔球。

兔球的名字:读作赵戳戳,写作韩跳跳。

01.

喜欢赵云这件事,韩信自己都想不明白。

只记得那天赵云穿着白衬衫,在黑板上写着一排又一排的化学方程式。

然后他问“懂了没有?”

韩信说“懂了。”

一抬头对上赵云的笑。

根本不需要再多的语言来描述这件事了。

不需要再多的理由,他是韩信的整个世界。

一见钟情就是一见钟情了,喜欢就是喜欢了。

02.

韩信是喜欢赵云的,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了的那种喜欢。

只是这里的所有人,不包括赵云。

年少的时候心特别小,兜兜转转也只装了几件事。

那种喜欢是盛夏里的汽水,咕嘟咕嘟的展示着自己的存在。

在刘邦看来,韩信是很认真的喜欢赵云了。

毕竟脑子里为数不多的正常脑细胞全都在叫嚣着这件事。

大概也并不是一见钟情吧?

某些事情好像开始的时候都悄无声息,等到你发现的时候它早已不可磨灭。

对赵云的初始映像开始于一个说不上晴朗的夜晚。

正巧那几天国庆黄金周,他和刘邦半夜出来撸串。

在马路边啃着烤茄子,刘邦正说要不再来条鱼的时候他看见了赵云。

准确的来说是赵云和貂蝉以及吕布。

“看见韩信,我就知道刘邦也在。”貂蝉走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韩信。

这事确实不怪韩信, 要怪只能怪那一头红发了。

分明早已步入社会,但貂蝉的时间似乎被暂停在最美的那一刻。

那种美不是带着侵略的,而是甜甜的让你升起一种保护欲。

貂蝉的性格也带着孩子气,韩信去赵云家的时候就总被貂蝉调侃孤A寡O外加师生禁恋。

几个人打过招呼,女孩子开始细数着换季的时装,赵云安静的听着,吕布时不时插上几句。

赵云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他只是安静的听你说。

但是他的眼睛是有魔力的,带着一种然你心安的感觉。

于是不能说子龙是一个不好的倾听者,就像他爱你的方式不一定是你喜欢的,但这不代表他不爱你。

说起来韩信很喜欢赵云的信息素,说不上来原因。

只是觉得赵云的信息素淡淡的很好闻,兴许是普洱的味道。

无数次韩信在办公室闻到过,此刻虽然混杂着各种味道他还是闻到了那种淡淡的如有若无的气息。

那一刻韩信甚至觉自己这辈子忘不了这个味道了。

03.

韩信的书法一直就被孙尚香抓着修理,每每下课总是去办公室喝茶。

每次练字大家写柳体练欧体,为了语文板书花费不少心思,他一个人我行我素写智咏。

于是他的字体走向了放飞自我,并且已经发展到整个办公室都知道有他这一号人物。

又一次去办公室的时候,赵云翻了翻韩信的字“字还挺好看的。”

孙尚香全然一副懒得理会的样子“你说说他。”

赵云看向自己的课代表“怎么喜欢写智咏?智咏难写。”

韩信不假思索“比较霸气。”

“智咏确实很洒脱,但是每一笔都是为了方便下一笔的书写。这就很要求你的控笔能力,关键问题在于手腕。倒不如先从欧体练起,欧体比较简单。柳体虽然也不错,但是每笔下去有点难掌握结构。”

“我给的建议就这么多,你再看看?”

韩信呆在办公室重新练字。

“写完了就快去上课吧。”赵云笑了笑。

韩信看见办公室里的那株月季开了,嫩叶上挂着的露珠晶莹剔透。

孙尚香从书里抬头“办公室里的那幅《春江花月夜》就是你们子龙老师写的。”

字里行间英气逼人。

后来韩信开始练欧体的时候着实把刘邦吓了一跳。

有句话以前不理解,叫做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原来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有一个地方很像你都很好。

04.

后来某天碰见赵云的时候前者脸上写满憔悴,手机消息响个不停。

这些恰好都是我爱你的时刻。

“这么早,去跑步吗?”

赵云抬头“好啊。”

赵云为带的两个班操碎了心,至今单身。

他记得某个校董的儿子一直在追求赵云,那个Alpha简直就是高富帅中的高富帅。据说喜欢到愿意放下自己的整个商业帝国全天24小时呆在学校就为看看赵云。

纯情又专一,怎么会拒绝。

他陪着赵云跑步,他们在晨雾中穿行,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俩。

多数时间他都追逐着赵云的背影,安安静静的心事重重。

如果时间可以暂停他希望是此刻。

他就这样默默的看着赵云,怎样都好。

05.

渐渐的早上碰见彼此都会去跑步,最后一发不可收拾,韩信每天开始晨跑。

为了碰见赵云成了信念。

多数时候是并排跑,韩信跑外道。

跑完慢走两圈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从食堂的包子到黑板报的主题。

这期间的每天晚上韩信不知道湿了多少床被子。

06.

离表白最近的一次是在一个大晴天。

暗恋这种情绪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

韩信借着问问题的由头总往老师办公室跑。

那段时间发狠的学习玩命的看书,只想扔掉这段感情——他对这段感情绝望,无处可逃。

那天阳光正好,穿过玻璃打在赵云的办公桌上。

整个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俩。

天边的云比手写纸还白,有些感情破壳而出,连带着许许多多的话语。

“我……”

很喜欢你。

是想要和你结婚的那种喜欢。

像胚芽破土而出,疯似的向上生长,枝干延伸到天边。

“嗯?”

所有的话语都溶在赵云的眉眼里,话语的开头就这样没了结局。

有些话不当出口,有些话本就没机会出口。

那些小小的爱意被沉到水底,毫无生气。

07.

其实韩信太懂,他的爱敌得过时间也敌不过未来。

赵云的身边会有一个可爱体贴的Omega,或者是个完美霸道的Alpha,又兴许是个不错的Beta。总之不会太差。

他那么美好,值得被世界温柔以待。

你有没有那样喜欢一个人,远远看他一眼都觉得幸福。

你快乐我就很开心。

整个胸腔里都叫嚣着喜欢,喜欢的。

08.

周六的时候恰好在图书馆碰见,回去的时候两人一起走在绿道上。

韩信借了本《了不起的盖茨比》。

书里的主人公盖茨比最后为黛西而死。

赵云抱着书问“看这么深沉的书?”

“看着玩。”

风拂过赵云的额发“黛西对于盖茨比来说已经不是单纯的爱情了。”

韩信点头“怎么这么说?”

“黛西是金钱权利和欲望的象征。”

韩信想起书里盖茨比总喜欢眺望海湾的一盏灯。

“她是海湾的那盏灯。”韩信轻声说。

很多很多话想讲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韩信心说,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月亮。

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路过体育馆,球场上欢呼声不断。

“快考试了,看你最近有心事?”赵云偏头看他。

韩信不咸不淡的答“我化学选修还没复习完。”

“没了?”

“好吧……”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逐渐加速“我特喜欢一个人。
“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善良、负责……是个极好的人。这个世界上所有好的词用来形容他都不为过。
“他喜欢喝柠檬水但太忙了总是没什么时间弄。他总是帮助别人,笑起来特别好看。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总说要做个好人。他说他是个幸运的人。
“他会给他们小区的流浪猫喂食,会帮邻居看宠物。
“我总觉得他像全能一样。
“其实他也需要被保护,但他总是保护别人。
“我很喜欢他。
“很久了,都没有去告诉他。”

韩信耳根发烫,他看见赵云眼睛眨了一下。

“那就去告诉他啊。”

枫叶的沙沙声在那一刻很动听。

TBC.

我会快点写完的呜呜(┯_┯)

【信云】琐事(abo)

___非常非常ooc,实在QwQ抱歉

韩信看见赵云的时候,赵云正在择菜。

小心翼翼的样子,看的韩信心头一颤。

他听见自己的心里有个声音不停的在喊“就是他了!非他不可!”

01

赵云一直有个小习惯,下班后会穿过几条街买去一份三明治和牛奶。

而那里有条长长的,包围着整个城市的环岛路。

他喜欢越过这条环岛路,走到沙滩上看着太阳慢吞吞的沉入海底。

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思绪被放空。

那时候还没遇到韩信,他一个人看着海面喂着身边的流浪猫。

02

赵云常来看猫咪。

一人一猫,坐在礁石上美不胜收。

貂蝉说,赵云不是那种你第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帅气的人。

但看着他,你会觉得心安。

猫咪很怕生,貂蝉第一次摸它的时候被吓的到处乱蹿。

气的貂蝉提着猫粮喊“小姐姐你不要,你要这个龙井味的omega.”

赵云只是浅浅的笑,一边摸着猫咪的脑袋。

03

环岛路的两边种满了许多不知名的树,每到盛夏结满小小的果实。

赵云在这里碰见了韩信。

在从南数的第八棵树下,那是一株纤细的台湾柳。

一棵相思树。

彼时的赵云刚从英国回来,一时半会还没习惯车辆的行驶方式。

保时捷倒了好几把都没成功。

然后韩信敲开了他的车窗。

“下来下来,我来开。”

火红的长发,扎眼的不得了。

然后带给貂蝉的突伦糖差点就给送出去了一半。

“别谢我,我不是什么好人。”

韩信表示作为一个alpha真的不喜欢吃甜。

等到韩信又路过那辆保时捷的时候,突伦糖撒了满地。

车上的一男一女他不认识。

04

韩信是谁?

揍得车上两人连亲妈都不认识。

05

后来在保时捷的后排发现了被绑成粽子的赵云。

韩信心说你们omega就是麻烦,扛着粽子就往公安局跑。

你没看错,是扛不是抱。

是这样的——被下了迷药的赵云——没感觉的。

正巧碰上刘邦和张良执勤。

刘邦当场就笑的一脸意味深长。

“兄弟,我懂。”

懂你妹啊,懂!

06

赵云醒来之后,硬要请韩信吃饭。

韩信心说,好吧好吧,你要报恩我不拦着。

但我们有规定。

至少在看见刘邦和局里的弟兄之前他是这样想的。

07

最后这顿饭还是请了。

赵云特地打电话问韩信想吃什么有什么忌口。

“肉!”

脱口而出。

电话那一端穿来轻快的声音“好的好的。”

眼底笑意莹莹。

08

赵云开始给韩信送饭,有时送到局里,有时送到执勤站点。

韩信也没个正经,同局里一干同僚吃的不亦乐乎。

开始是我们的长跑冠军刘邦抱着保温盒跑,接着极有爆发力的健将李白也加入其中,再就是玄策看着保温杯里的大骨汤眼睛发亮。

韩信清清嗓子,赵云不是第一个给他送饭的omega,却是坚持的最久的一个——连着三个月风雨无阻。

赵云的手艺继承了客家菜的所有好味道,梅菜扣肉、酿豆腐、红焖肉、白切鸡、莲花鱼。

再从土豆牛肉到番茄鸡蛋面,皮蛋瘦肉粥和扬州炒饭。

每一样都花了不少时间吧?

09

赵云每次提着一大包东西,还带着收拾韩信那狗窝一样的办公室。

韩信,人生堂堂二十六载,就这样被赵云收了。

10

是谁先追的谁,倒也没个说法。

两人老夫老妻式的生活,真让人眼红得要死。

那天赵云带着韩信去看流浪猫的时候,韩信破天荒的一直逗猫。

日常打死都不靠近猫的韩信居然开口说“猫挺可爱的。”

猫咪不停地蹭韩信的掌心

“一起养它吧。”

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两个人带着猫搬到了一起。

七七八八的杂物堆满了整个小家。

11

两个人刚搬到一起的时候生活习惯确实需要磨合,比如韩信乱扔的脏袜子——对赵云赤裸裸的挑衅。

韩信会一边听着赵云的数落一边把袜子扔向另一个地方——当然不是洗衣机。

12

韩信不会做饭,若是碰上赵云出差那就完蛋了。

所以赵云回来的时候家里必定堆满各式各样的快餐盒。

赵云也不恼,拖着韩信打扫房间。

当然,是分工合作。

赵云整理书房、赵云扫地、赵云拖地、赵云擦窗、赵云收拾阳台上的花花草草。

你问韩信?

他负责吃饭。

13

赵云决定教韩信做饭,从切菜开始。

韩信死皮赖脸的从背后圈着赵云,仗着身高优势脑袋埋在赵云的颈窝。

红色的毛毛不停地挠着赵云“韩信……唔!”

alpha的信息素霸道的不得了。

14

韩信的味道是琴酒,两人同居后赵云身上常年就是这个味道。

15
韩信很喜欢赵云小兔子一样的眼睛,很喜欢揉赵云的短发,很喜欢牵着赵云的手牵到处走。

而赵云还在教韩信做饭,还在帮韩信整理工作报告,还想和韩信一起开一家书店。

16

后来韩信问赵云,最近放假有没有什么想法。

赵云被问得莫名其妙。

“我是说……”

“有没有兴趣和我领证。”

|・ω・`)完啦!

以上献给梓夏,也谢谢你看到这里|・ω・`)

翻自己的数学草稿本,发现各种一大堆的梗扔着没写完。或者就是记了一半的灵感,和忘掉的一干二净的题目。这星期期中考,感觉药丸……

抄着诗词想起了去年的事。

难过、打架、喝酒

过的不那么好。

又到四月,又开始下雨。

然后想着想着眼泪就下来了。

是有变坏,有叛逆也谈了所谓的恋爱。

但没有那么坏。

只是打打游戏,和别人争执用暴力解决,答应了别人的表白,偶尔借酒消愁。

那种借酒消愁愁更愁。

没有人问我所有缘故。

习惯了什么也不说。

到上个学期拿到了一中的奖学金。

还是什么也没说。

我记得元宵那天和二哥出门还有去年上了清华的大姐。

大姐说,爸一直觉得你看得开。

又想开始喝酒。

二哥不准。

我的泪砸在了他的手背上。

我好难过啊好难过。

好像喝酒就可以把心里的洞堵上。

真的。

“我想出去玩。”

“好。”

“但不知道去哪。”

“没事,和你在一起就好。”

恍惚间想起大哥香橙的一件事。

大哥一直很渣,只要有妹子和他表白他就接受。

接受了分手都是看心情的。

他甚至可以因为一个妹子和他表白和女票分手。

我表示我们班妹子们都瞎了。

后来不记得是怎么了,大哥和s姐在一起了。

俩人那个腻歪啊。

一天写情书可以写六封。

中间还发生了个有趣的事。

大哥叫s姐宝宝,s姐叫大哥孩子。

大哥的情书是这样写的“我愿意做你永远的孩子。”

我说“你是拜干妈去的吧?”

大哥和s姐就笑。

后来两个人分手了。

s姐把大哥送他的所有东西还给了大哥。

某次我手机没电,在大哥抽屉里翻充电宝。

发现了s姐好久之前写给大哥的信。

大哥本来和鸡哥在笑着开玩笑,刷一下变脸了。

到现在大哥的手链上刻的都是s姐的名字。

有次恰好s姐在我旁边,我跑去把大哥的手链从他手上摘下来。

我拿给s姐的时候,s姐的眼圈红了。

s姐走后,大哥说,以后别这样了。

前天大哥大概是在校门外斗殴出事去了医院。

s姐翘课几乎跑遍了整个区来找大哥。

我依然在凑合他们俩。

他们俩也都没给反应。

就像铜和稀盐酸根本不可能发生置换反应。

大哥说,你怎样我都不会生气也不反对你。

昨晚和大哥、猪哥、鸡哥、大叔跑去吃兰州拉面。

大哥说他有事先回宿舍。

走后,大家聊到大哥和s姐。

“既然相爱为什么不在一起?”

猪哥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鸡哥表示“他们俩现在适合一个人。”

大叔说“不是所有的相爱都该在一起。”

动了情就撕心裂肺的痛。

跑路去看小杨了。

小杨到校门口接我。

我看见他就说“哇!你又变帅了。”

他超高兴的说“真的?”

我笑“愚人节快乐。”

妹子男票在我右边,妹子在我左边。

刚刚妹子去小卖部买糖。

上来问我和她男票要不要。

妹子和他男票是这样的——

妹子说,你要哪包?

“我要你。”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